<fieldset id='lscbs'></fieldset>
<span id='lscbs'></span>

<dl id='lscbs'></dl>
  • <i id='lscbs'><div id='lscbs'><ins id='lscbs'></ins></div></i>
  • <tr id='lscbs'><strong id='lscbs'></strong><small id='lscbs'></small><button id='lscbs'></button><li id='lscbs'><noscript id='lscbs'><big id='lscbs'></big><dt id='lscb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scbs'><table id='lscbs'><blockquote id='lscbs'><tbody id='lscb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scbs'></u><kbd id='lscbs'><kbd id='lscbs'></kbd></kbd>

      <acronym id='lscbs'><em id='lscbs'></em><td id='lscbs'><div id='lscb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scbs'><big id='lscbs'><big id='lscbs'></big><legend id='lscb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 id='lscbs'></i>
      <ins id='lscbs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lscbs'><strong id='lscb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郝蕾眼中的段奕宏:野性與溫柔一體的豹子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  請看莊生鼓盆事,逍遙無礙是吾師。逍遙到飄起來的小編在天上飛著為您說新聞。小編整理瞭半天,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。不吊大傢胃口瞭,一起來瞭解一下。

            段奕宏

            2019中國濟南吳天明青年電影高峰會首度設立“蒲公英公益行動”,11月6日舉辦瞭段奕宏表演創作講堂,段奕宏結合自己在《士兵突擊》《烈日灼心》《暴雪將至》等知名影視劇中的實戰表演經驗,分享瞭自己作為演員的從業心得。

            講堂現場,數百名業內人士與普通觀眾,感受到瞭來自段奕宏的硬朗與溫柔、敏感和堅韌,他對待表演事業的真誠與較真,以及面對自我內心時的赤裸與理解,正如此前演員郝蕾對段奕宏的評價:他就是野性與溫柔為一體的豹子。

            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

            記者 倪自放

            我是一顆種子,仍有許多可能

            “來參加這個活動我是義不容辭的,因為我是吳天明青年電影專項基金的受益者。”今年10月22日,第3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提名名單公佈,段奕宏憑借在《暴雪將至》中飾餘國偉獲最佳男主角提名。而《暴雪將至》正是吳天明青年電影基金會幫助的項目之一。講堂一開始,段奕宏就展示出瞭謙卑的態度,表示自己此行並不是“捐獻時間”,而是出於作為吳天明基金會受益者肩負的義不容辭的責任。

            講壇開始,作為本次活動的主持,知名制片人、監制焦雄屏首先對段奕宏的從影經歷進行瞭介紹。近年來段奕宏在嘗試電影監制等工作。對此段奕宏說,其實做一個演員讓他感覺更踏實,之所以願意嘗試監制,是因為在長期的拍戲生涯中,他發現導演跟演員的溝通,常常不隻停留在演技方面,在服裝、道具、場景等方面都有很多想法。這啟發到他也應該把這些想法跟青年導演一起分享,碰撞出更多創作的火花。

            段奕宏剛剛從吉林的片場趕到濟南,他正在拍攝的是自己擔任監制的網劇《雙探》。之所以願意演網劇並同年輕導演合作,段奕宏說,“我害怕自己越來越沒有冒險精神,青年的魯莽勁兒、鮮活勁兒,是我想始終保持的。”雖然從業至今獲得瞭眾多的最佳男演員獎,但段奕宏說把自己視作一顆“種子”,“我仍有許多可能。”

            曾拒絕《士兵突擊》,被孟京輝“擊碎”

            段奕宏在《士兵突擊》中演的軍人形象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,這個角色也讓他聲名遠播。但是段奕宏透露,這個角色他拒絕過三次。

            “我怕自己沒有能力重塑一個大傢沒見過的軍人形象,又不想去復制一個常見的軍人形象。”段奕宏說,他很喜歡跟康洪雷導演合作,渴望被導演發掘潛力,再加上劇本的魅力,最終才接演瞭這個角色。他解釋說,現在很多演員都要求演出“個性”,但是他覺得能演出某一類人普遍的共性其實更重要,因為這是基礎。

            段奕宏接著談到他的另一次突破,是2003年參與孟京輝重拍的話劇《戀愛的犀牛》。在此之前,段奕宏是體驗派,講究邏輯嚴謹,因為、所以、存在都要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,這種表達方式曾讓段奕宏享受瞭很多年並得到認可。但這些在孟京輝那裡是不存在的,他曾經堅信不疑的方法都被孟京輝擊碎瞭,“他擊碎瞭我。”

            段奕宏說,那個階段,他的狀態是孤立無助、恐懼害怕,但後來一位前輩的一句“似是而非”讓他頓悟,“我太固守於一種表達的可能性,我太相信表達隻有一扇窗戶,這是局限。如果這個問題解決不瞭的話,我永遠演的是自己那點局限性和自己那點認識,這個是很可怕的,我要感謝孟京輝,感謝《戀愛的犀牛》,它打開瞭我在表演上最大的可能性。”

            始終“忐忑”,始終懷疑自己

            講堂開始前的中午,嘉賓主持焦雄屏特意與《戀愛的犀牛》女主角、著名演員郝蕾通話聯絡,請她談一談自己眼中的段奕宏,並在講堂現場與所有觀眾分享瞭這一特別驚喜。

            在郝蕾眼中,段奕宏像集合溫柔與野性於一身的豹子,既有西北漢子荷爾蒙十足的特點,在做人做事和演戲上又非常細膩。郝蕾在上海電影節擔任評委時,看到《烈日灼心》這部影片,打心底裡感動,“看到一起成長、進步的演員竟然進步的幅度這麼大,真的特別的驚喜。”

            在回答是否認可郝蕾高度評價的問題時,段奕宏表現出瞭對同行的尊重與重視,“我特別在乎郝蕾這樣優秀演員的認可,他們看得到同行取得的成績,因為我也是,作為演員我們有責任相互提色,有責任讓同行看到一種可能性,包括廖凡、王景春,我覺得他們取得的結果,他們的付出讓很多年輕的演員看到瞭希望、看到瞭堅持的希望,我們有責任提高中國演員的表演、表達水準。”

            演員與演員之間怎麼合作?段奕宏說,記得2011年時,有一個演員對他說:我特別想跟你飆戲,想撼動你!段奕宏說,飆戲可能會帶來一種健康的競爭,也可能會給演員帶來消極的有失水準的表達,這是很可怕的。“我看過一些報道,一些演員為瞭一些鏡頭多少、臺詞多少而吵架,這都不是一個健康的心態。”

            行內人都喊段奕宏“戲妖”,這源於《我的團長我的團》,他在其中飾演的龍文章被稱為“妖孽”。在回答嘉賓主持焦雄屏提問如何訓練臺詞功底時,他總結說,這源於他始終存在的“忐忑”。段奕宏坦言,蘭曉龍編劇的臺詞經常讓他吃不透,但他沒有懷疑過別人,而是反思自己為什麼看不懂,“演員首先要有一個特別好的創作心態,那就是懷疑自己。”在他看來,隻有熟練之下才能去尋找質感。

            欲要知曉更多《郝蕾眼中的段奕宏:野性與溫柔一體的豹子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。